奔馳女維權背后的4S店囚徒困境
2019-04-16 17:24 奔馳 奔馳事件

奔馳女維權背后的4S店囚徒困境

作者 羅松松 來源 棱鏡(lengjing_qqfinance)

持續發酵的西安奔馳維權事件讓金融服務費成為眾矢之的。

在陜西省工商和稅務部門介入之后,4月15日晚間,中國銀保監會表示,已經要求北京銀保監局對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金融有限公司(下稱“奔馳金融”)是否存在通過經銷商違規收取金融服務費等問題開展調查。

在此之前,4月11日,一位女車主坐在奔馳汽車引擎蓋上哭訴維權的視頻引起廣泛關注,把西安利之星奔馳4S店以及奔馳品牌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

女車主花費66萬元購買的奔馳新車剛出4S店門口不久,發現機油泄漏,不僅沒有退貨成功,反而在維權的過程中發現自己被收取了15200元的金融服務費。在4月14日曝光的一段錄音中,女車主聲稱對這筆費用毫不知情,4S店負責人也沒有對這筆費用的合法性和計價標準作出進一步解釋。

在汽車行業,金融服務費是一個諱莫如深的敏感話題。奔馳女車主當初不會想到,她的一場維權行動意外推倒了4S店亂收費現象的多米諾骨牌,讓長期游走在灰色地帶的潛規則曝光在聚光燈之下。

一方面中國汽車行業的金融滲透率正在逐年提高,另一方面中國的汽車市場卻出現歷史以來首次的負增長,經銷商越來越難從新車銷售環節中獲利,于是更有動力去打貸款、保險、維修保養等環節上的主意。

金融服務費矛盾的爆發看似是一種偶然,實則有其必然性。

奔馳女絕非孤例

奔馳女車主維權事件的起因是新車發動機漏油,隨后曝光的一段錄音卻將事件引向另一個方向。

在那段時長18分鐘的錄音中,女車主表示自己完全有能力全款購車,但在銷售人員的誘導之下還是選擇了分期付款。

女車主對4S店負責人提出一系列質疑:金融服務費的收費標準是什么?4S店又為她提供了什么服務?為何這筆費用只能開收據不能開發票?費用又最終流向了何處?

截至目前,這些問題尚未有一個明確答復。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秘書長助理許海東告訴騰訊《棱鏡》,金融服務費目前來看是一種行業慣例,是4S店的一種收入,“大多數車企經銷商都將其稱之為分期金融手續費。”

“車企經銷商有難言之隱,賣車價格倒掛,寄希望于客戶做貸款分期,從而通過貸款手續費彌補,只要客戶不做分期,4S店很難有獲利空間。”西北地區一家自主品牌4S店總經理陳勇(化名)告訴騰訊《棱鏡》,“自主品牌收得少,只有一兩千元,沒有想到的是一線國際大牌竟然會收一萬多的服務費。”

陳勇表示,金融服務費通常是貸款總額的3-4%左右,而像奧迪、寶馬和奔馳等高端豪華車品牌因為車價高,收費通常在5000-20000元之間。

以西安奔馳車主購買的CLS300為例,這款車的廠家建議零售價為63.3萬元,按照奔馳金融提供的為期三年,利率為4.99%的貸款方案,去除兩成首付12.7萬元,如果按照3%的市場比例,那么消費者需要支付的“金融服務費”為15180元。

在中國,汽車銷售環節存在貓膩和潛規則早已眾所周知,而像奔馳女車主這樣的“受害者”絕非孤例。

微信圖片_20190416171405

深圳陳先生購車時同樣被收取金融服務費1萬元,此為收據。

深圳的陳先生今年春節前通過分期付款的方式買了一輛新款凱迪拉克XTS,加上保險、購置稅、上牌等費用共花費34.3萬元。在奔馳事件發酵之后,他意識到自己原來也被騙了。

“當時在交完首付之后,4S店里的工作人員又讓我交一筆服務費,總共是一萬塊,銷售之前沒有跟我提到過這筆費用,而且這筆費用還不允許刷卡支付,只能掃二維碼,當時覺得這可能是行業慣例,就沒有多想,但是奔馳這件事讓我覺得自己可能上當了。”陳先生對騰訊《棱鏡》表示。

在事情發酵之后,奔馳金融公開發表聲明,稱不會向經銷商以及客戶收取任何的金融服務手續費,并且表示公司公開并且反復地要求經銷商在其獨立經營的過程中誠信守法。

“收取金融服務費不一定就是違法的,而是應該明碼標價,正常交稅。”許海東對騰訊《棱鏡》表示。

觸碰多條法律紅線

目前沒有任何一條法律明文禁止4S店收取服務費,但在西安車主維權事件中,多位律師表示,4S店已經涉嫌侵犯消費者的多項權益。

京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鄧學平認為,4S店工作人員在未履行告知義務的前提下讓女車主通過掃描二維碼的形式支付金融服務費,其行為涉嫌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侵害女車主作為消費者的知情權、自主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

“消費者只有對商品或者服務詳細情況充分知曉之后,才能夠進行理性思考,從而行使自己的自主選擇權。如果4S軟磨硬泡甚至采用饑餓營銷、模棱兩可等故意引人誤解的方式進行銷售,都是對消費者權益的侵犯。”鄧學平告訴騰訊《棱鏡》。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八條規定:消費者享有知悉其購買、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務的真實情況的權利;第九條規定:消費者有權自主選擇商品品種或者服務方式,自主決定購買或者不購買任何一種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項服務。第十條規定:消費者在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時,有權獲得質量保障、價格合理、計量正確等公平交易條件,有權拒絕經營者的強制交易行為。

中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維維認為,涉事4S店的行為涉嫌違反《汽車銷售管理辦法》的規定。

《汽車銷售管理辦法》第十條規定:經銷商應當在經營場所以適當形式明示銷售汽車、配件及其他相關產品的價格和各項服務收費標準,不得在標價之外加價銷售或收取額外費用。

鄧學平認為,這個所謂的“金融服務費”在汽車行業很普遍。法律不可能規定的這么細,也不可能專門針對金融服務費做出特別規定。他認為,服務費不是不可以收取,但要有限定條件。

首先,交納金融服務費必須征得消費者自主同意。包括4S店要事先進行闡明,不得進行捆綁銷售,必須征得消費者自主同意。符合這些條件,那么消費者和商家締結的金融服務合同才是合法有效的。

其次,金融服務費的前提是存在真實、等價的金融服務。如果4S店確實提供了等價的金融服務,那么其和消費者之間的民事合同就得到了履行。

“問題是,很多4S店巧立名目,收取了金融服務費卻沒有提供等價的金融服務甚至根本沒有提供金融服務。這時消費者就可以主張合同沒有履行,要求退款,或者以合同顯示公平為由請求撤銷合同。”鄧學平表示。

微信圖片_20190416171415

涉事4S店收取金融服務費,涉嫌觸犯多條法律紅線。

西安利之星的行為已經涉嫌欺詐。法律語境下的欺詐是指在故意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前提下,使對方當事人陷入錯誤認識,從而做出一定的行為。

“本次奔馳事件中,消費者開始是打算付全款買車,后在4S的反復誘導下選擇了按揭貸款。在這一過程中,4S店很可能存在隱瞞真相,誘導消費者進行不必要消費的情況。根據相關法律,如果4S店實施了消費欺詐行為,女車主除了有權要求全額退款,還有權主張三倍賠償。”鄧學平認為。

另外,“車輛剛開發動機就漏油,需要確定4S店在銷售前是否已知悉該故障并予以隱瞞,或者該故障屬于經檢測可以查出的,但4S店未檢測卻聲稱已檢測且無故障,這兩種情況下都涉嫌欺詐。” 岳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岳屾山表示。

天津一家豪華車品牌的4S店總經理告訴騰訊《棱鏡》,在西安利之星發生的維權事件不能代表全行業,“按照正規流程,銷售人員需要對服務過程進行錄音,各個環節都有攝像頭監控,不存在強買強賣的情況,而且所有的流程都需要消費者簽字確認,而且一定是在消費者自愿的前提下。”

惡性循環難以根除

此次奔馳維權事件將汽車金融業務推向火山口。

汽車金融是通常分為經銷商庫存融資以及消費信貸,參與者主要包括大型商業銀行、整車廠旗下的汽車金融公司,融資租賃公司、以及互聯網金融平臺等。過去5年,中國新車的金融滲透率從15%增長至約40%。

目前,國內汽車金融公司超過20家,幾乎全部的合資品牌汽車廠商都將旗下汽車金融公司引入中國市場,而大部分自主品牌汽車廠商也已成立或正在籌建汽車金融公司。

奔馳金融公司成立于2005年,由戴姆勒股份公司和戴姆勒大中華投資有限公司共同出資成立。

奔馳的官方網站顯示,奔馳為車主提供了兩大類金融服務方案,一種是“個人金融”方案,車主可靈活定制首付金額和月付款,另一種類似于融資租賃的“先享后選”方案,先付一定首付,然后在合同期末,車主可以根據需求選擇返還或者是購買車輛。

根據中國債券信息網上的一份的申請書,奔馳金融過去三年業務增長迅猛,總資產從2014年339.7億元增長至2016年的632.8億元,2014年全年公司的凈收入只有2.71億元。2017年前三季度,這一數字已經超過12.8億元。

奔馳金融的業務增長自然和奔馳在中國市場的表現不無關系。

2018年,中國汽車市場出現28年以來的首次負增長,以奔馳、寶馬等為表的豪華車品牌卻逆勢增長。今年前三個月,奔馳在華交付量同比微增2.6%至174,343輛,創下有史以來最高的季度銷量。

奔馳雖然是這次維權事件的焦點,不可否認的是,這是全行業的普遍現象,而這背后更多的是折射出汽車行業的窘境和銷售環節的畸形。

根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的調查,截至2018年底,全國有2.9萬家4S店,同比增長3.9%,其中虧損面系數達到39.3。簡言之,在100個經銷商中,單體4S店有近40家店是虧損的,另外有27家店持平,只有33家店是盈利。

在普遍賣一臺虧一臺的情況下,不少經銷商會選擇鋌而走險,罔顧法律的底線,故意不告訴消費者這筆費用的存在。然而,即便因為此次事件,金融服務費得到整治,依然無法根除汽車行業目前銷售環節上的問題。

汽車行業資深人士韓路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和汽車金融服務費并行的包括強制店內保險、強制買裝飾、出庫費、高額上牌費等。

“這一切都源自于賣車完全無利潤,只能衍生這個費那個洗的來維持盈虧,現在4S這種體系是一個非常不健康的狀態,利潤只能靠這種辦法獲得。4S店這種畸形模式進化改變迫在眉睫。否則,這種‘坑’式營銷模式只會繼續。”韓路在微博上寫道。

騰訊棱鏡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