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O2O玩家的辛酸四年:賽道的盡頭不是新生是挑戰
2019-04-16 14:58 教育O2O

教育O2O玩家的辛酸四年:賽道的盡頭不是新生是挑戰

時間拉到2019年,曾經那些聲勢浩大的教育O2O公司現在都怎么樣了?

作者 天一方 來源 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

2015年3月5日,“互聯網+”行動計劃首次提出,“把以互聯網為載體、線上線下互動的新興消費搞得紅紅火火”正式將整個互聯網+以及O2O推向了高峰。O2O一時間風生水起,各行各業都樂于去分一杯羹,教育領域也不例外。

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教育O2O平臺如雨后春筍般崛起。教育培訓領域融資記錄不斷刷新,越來越多的資本入局,不少教育O2O公司宣布獲得融資。輕輕家教2015年上半年連獲四輪融資;瘋狂老師9個月拿到5輪融資;跟誰學拿到5000萬美金A輪融資......

伴隨著融資高潮而來的是機構的燒錢大戰,對于多數用戶來說,燒錢并不能培養他們的忠誠度,經歷了純粹的燒錢補貼失敗。2015年下半年,整個行業開始經歷大變革,資本由熱轉冷,曾經火熱的教育O2O賽道開始變的沉寂,眾多玩家紛紛離場,謀求新的發展。有的平臺發展在線教育業務;有的平臺從O2O升級成OMO;有的平臺發展B端和技術業務能力;也有平臺直接轉型為其他的業務等。時間拉到2019年,曾經那些聲勢浩大的教育O2O公司現在都怎么樣了?

經過梳理,黑板洞察發現,比起2015年教育O2O賽道融資頻起、玩家不斷的局面。2019年大量的機構都在時間的洗禮中或轉型或沉寂,能熬下來的寥寥無幾,教育O2O平臺為何難以走下去?

教學是非標準化的產品,每個孩子學習基礎都大不相同,不同老師的教學模式也可能完全不一樣,這樣一來便導致可復制性很差,難以標準化。背離了O2O快速擴張的條件。

對比其他高頻低價的服務,教育O2O是低頻高價且重決策的服務。符合孩子需求的老師不容易找,當家長選定某個老師對孩子進行輔導后,一般不會輕易再更換輔導老師,整個教學過程會持續較長時間。所以在平臺幫助家長完成了決策之后,家長也就脫離了平臺。

O2O的意圖是“去中介化”,繞開傳統培訓機構,直接給家長與學生對接好老師。但是事實上,好老師永遠是稀缺資源,遠遠滿足不了市場需求。**即便做足了信息對稱,一個好老師能帶的學生數量只有個位數,實力不夠的老師依然鮮有人問津,兩頭分化。最終,好老師仍舊只是在和少數家庭對接。

燒錢補貼吸引用戶黏性小。通過一定額度的補貼吸引優秀的老師,一旦補貼停止或減少,優秀老師不一定會堅守平臺。而且家長的訴求是輔導效果,一旦平臺上的老師質量不夠好,家長即使勉強使用著平臺補貼,但若一直未找到理想老師,家長也會考慮更換平臺。況且,過度燒錢還會導致平臺面臨資金鏈的壓力,一旦資本撤出,就必然會面臨倒閉的可能。

對教育行業并沒有產生其他的價值。只是更改了一種服務方式,讓用戶通過互聯網,根據教師信息以及用戶評論信息來挑選老師,但是這種參考依據并沒有多大的可借鑒性。評論刷單很容易造假,眾多家長只能通過多次試講來獨自判斷一個老師是否值得信任。它和線下的培訓機構也就無異,甚至體驗效果更差。

并且,教育O2O平臺要生存,作為“中間人”,如果平臺不向家長或老師收取傭金或其他費用,維持生存也是問題。然而一旦收費,那么與培訓機構“中間人”就沒有了本質上的區別。

市場同質化嚴重。市場容量有限,每家平臺并沒能做出自己的特色出來,最終大多數耗不起的平臺就逐漸被淘汰出局。

歷史不只是用來銘記也用來反思,縱觀如今還在活躍的企業,它們又是如何抗住寒冬、逆流而上最終存活下來?

01.輕輕家教

保留到家上門業務,并發展在線教育業務

2015年9月,停止機構補貼。

2017年重新定位,核心業務從上門1對1輔導擴展至上門、在線個性化輔導,并推出在線課“放心老師”。

2018年推出“家課堂”的教學服務模式,為用戶提供上門/在線復合式到家教育服務。

2018年初,和即構科技達成合作,通過接入即構科技的實時音視頻技術方案,上線1對1、1對4、1對6等多種在線教學班型,完善K12小班教學整個線上課程體系,調整在線課程的業務比重。在傳統O2O基礎上,更進一步,朝著S2B2C發展。

02.選師無憂

升級為OMO模式,讓更多來自平臺之外的機構的老師在參與時打開更多的市場

2016年6月,輕平臺、重服務,轉向C2C方向,建立線下體驗中心 。

2016年7月成立在線事業部,布局K12在線1對1,上線達分課在線1對1,由家教服務布局直播答疑。

2017年12月,布局教育服務,發展到家、在線、共享三種服務方式,實現資源共享。

2018年3月探索教育OMO模式。

目前,選師無憂以OMO模式轉型發力線上業務,致力拓展教育的消費升級、線上線下融合的教育新零售OMO模式。

接下來,繼續拓展線下中心,在一線城市以直營店為主,在二線及以下城市,以加盟和聯營為主。

未來三年發展目標為:2021年底,在全國發展不少于100家城市體驗中心,培訓孵化不少于100名體驗中心校長,為不少于100萬人次的中小學生家庭提供教學服務。

03.跟誰學

轉型B端和技術業務能力

2016年轉型B端服務,2016年3月推出面向中小機構的天校、U盟和商學院。

2017年將toB業務完全拆分并獨立運營。

2017年7月全面轉型,定位于B2C在線教育機構,主體業務聚焦toC業務。

2017下半年轉型在線直播課程模式。跟誰學主體的業務包括,百家云、天校、跟誰學平臺以及跟誰學商學院四個板塊。

2018年6月,除了主體業務,還推出“高途課堂”、“金囿學堂”、“微師”、“成蹊商學院”等產品。

04.小海豚上門早教、櫻桃老師

將業務轉向線下,O2O平臺只有真正提升自己的線下服務體驗,做好最基層的服務,才能提升核心競爭力,更好地避免同質化競爭,最終得到消費者的認可

2015年11月,小海豚上門早教、櫻桃老師宣布合并。合作后“櫻桃老師”和“小海豚”兩個品牌將繼續保持獨立運營,雙方的早教業務將進行整合,并和實體店合作打造嬰幼兒服務連接中心。

05.老師好

轉向在線直播、在線1對1等形式。一對一輔導直播既擁有可以消除學生和老師間資源信息不對等的差別,而且溝通效果也會更好

2015年5月,“師全師美”改名“老師好”。

2015年下半年,將戰略重點逐漸轉到直播業務。

2016年9月,由O2O教育服務平臺,升級為“名師+直播”的教育知識交易平臺,以C2C的模式來運營。

06.其他

請他教2016年4-5月將所有家教O2O業務裁掉,轉型托管服務,并推出請他教旗下的一個子品牌“可愛學”,專注服務3至12歲的兒童。

神州佳教從家教進一步細化到親子教育,將自身定位在B2C的服務模式上。迎合家長需求推出親子活動項目,通過“老師+機構+活動+資訊+社交”的方式,培養社區教育圈。

黑板洞察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